清晓

“你为什么总是喜欢配角呢?”
“他们就是我心中的主角啊。”

关于男友力

*绪/泉/凛
*交往设定
*ooc预警


衣更真绪
*非常温柔,不管做什么都会先顾及你的想法。逛街时会帮你拎包,走路时会让你走在内侧,过马路时会牵住你的手,在街上蹲下来帮你系鞋带都是常有的事。
*肢体接触常见的是拥抱,牵手,或是亲吻你的额头。亲吻嘴唇的时候大部分是温柔的爱意的表现。做之前都会向你征求同意,眼神温和让人无法拒绝,当然。
*吃醋的时候非常少见,大概是因为他跟你总是在无意识的秀恩爱,总是牵住你的手让别人有一种难以靠近的意味。真的吃起醋来却有点可怕,会脸色阴沉紧紧的地把你抱在怀里,不过只要好好道歉很快就会消气。
*总而言之属于男友典范的类型。




濑名泉
*由于讨厌在街上被粉丝认出来很少陪你逛街,偶尔的购物大部分会用在给你挑衣服上,大概出是于职业素养非常关心你的体重和着装,其实有点我的女朋友负责好看我来养她的想法在,明明自己才是颜值担当。
*肢体接触比较少,但像帮你吹头发或是化妆这种事倒是经常做。亲吻嘴唇的时候一般有宣示主权的意味。做的时候看你的表情也会觉得非常有趣,会故意反着你的意思来,故意哄你说出平时绝对不会说的直白的告白。
*不得不说他吃醋是挺常见的,他的占有欲比较强,会有我的东西当然不能给别人碰的想法,杜绝你身边的一切看起来有企图的异性。但是他吃醋却很少会表现出来,除了有点傲娇之外,也有要照顾你让你不在朋友面前被调侃的意思。
*虽然性格恶劣但意外地替你着想。

朔间凛月
*居家派。相当讨厌不必要的出门,月底大购物时也会一脸不情愿。出门的时候几乎整个人黏在你身上,经常以头晕之类的借口拖你坐下休息,所以出一次门要相当长时间才能回来。但是每次拖你坐下休息时刚好是在你走到疲倦之前,是巧合还是在特别关注你身体状况呢?
*肢体接触相当多,经常会抱住你撒娇,柔软的黑发埋在你的颈侧,呼吸都清晰可闻。做的频率挺高的,大概是因为晚上很有精力的缘故。会在你身上留下各种痕迹,想要遮掉可不容易。
*占有欲很强,拒绝一切雄性生物接近你,在别人眼里完全就是一对粘糊糊的情侣。是那种连和异性礼节性地握手都会吃醋的人,会很直接地表现出来。如果没及时哄他,你大概接下来几天都不用睡觉了:)。
*非常依赖你,在一起了就永远不会再放手。

*失踪了一个暑假......回来了......
*点文的绪杏和司杏还在码......
*痛苦的三狗=_=







占tag抱歉......
拖了很久还是决定来个100粉点文......
非常感谢大家的喜欢,想点文的欢迎在下面评论,在下考完试会写的。
cp限es乙女,普洪,冲神
Ps:有混凹凸,吃瑞金,雷安的欢迎来找我玩啊(ง •̀_•́)ง
各位提的已收到。

Just for you(泉杏)

*精简短小

*520的糖

*交往后同居设定

1.

濑名泉不记得他是第几次看见杏睡死在沙发上了。

——明明只是个制作人,为什么整天比我还累啊。

即使这样想着,他还是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,轻柔地把杏抱起。杏的脑袋埋在他胸口,她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温度,把脸转了过来,像猫一样蹭了蹭他的胸膛。

他无奈的抱着她走进卧室,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在床上,又拉过了被子,把她严严实实的裹在里面。见她没有要转醒的迹象,他才放心的离开。

濑名泉替她把散落在茶几的文件整理好再回卧室时,满以为杏已睡好。结果一开房门,便看见她身上的被子掉了一半,两只脚大大咧咧的露在外面,一只手还滑到了床的边缘。他皱起眉,颇为不满的啧了一声。

——相信她的睡姿的自己实在是太蠢了。

他又有些恼怒地拉下嘴角。

——不对,蠢的是她吧。过了这么久,真亏她一点长进都没有啊。

他替她把被子把掖好,自己也侧身躺进去,睡在她身旁。他伸出手揽住她,固定好她的睡姿,他把下巴搁在她的发顶上,听着她安稳的呼吸声,他的埋怨停息下来。她无意识的向他那边靠了靠,扬起的脸颊与他几乎紧紧相贴。他脸上的表情柔和下来,蔚蓝色的眼睛仿佛映着星光。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翘起了嘴角。

——晚安。

他低声说道,轻轻地吻了吻她的眉角。

2.

杏醒过来的时候,切实地感觉到了濑名泉的气息,他的手环在她的腰上,呼出的气息擦过她的脸颊。她的脸蓦地红了起来。她努力的回想着昨晚的事。

——唔……好像是太累……在沙发上睡着了啊……

她苦恼的皱起脸,暗自埋怨了一下自己。

——总之,先起来,给前辈做早餐。

她这样想着,小幅度的晃动了一下肩膀,试图从他的怀抱里出来。结果他立刻醒了过来。他微微睁开了眼睛,很快又合上。他拥住她的手力度大了一点。“别乱动,”似乎是刚睡醒的缘故,他的声音低沉沙哑,“再睡一会儿。”她却又动起来,“前辈我已经醒了……我去做早……”“好好睡。”他按住她,声音似乎有些怒气,“你是多久没照过镜子了,这么重的黑眼圈真亏你可以无视啊。”她心虚的别过脸,“哈哈哈……最近工作有点多嘛……”他更恼火了,毫不留情地弹了弹她的额头。“超~烦人,好好照顾自己啊笨蛋!”他把她拉近,把她的头发揉的乱七八糟。她鼓起脸,像极了不高兴又无法抱怨的仓鼠,“我知道了前辈……”她揉了揉自己的额头,“很痛诶……”她的手上忽然有柔软的触感。她抬起眼,濑名泉在亲吻她的指尖和额头。“我当然知道很痛啊。”他俯下脸,把嘴唇贴近她的耳边,“下次不用等我了,困了就回房睡吧,你要是着凉了麻烦的可还是我。”他的声音有点闷闷的。杏微笑起来,她捂住有些泛红的耳根。“嗯,那你可要早点回来啊。”他搂住她的肩,让她的脸埋进自己怀里。“好了,快点睡吧。”他也笑起来,清和的气息像羽毛一样挠着杏的发梢,“等会儿我来做早餐。”

*为了赶上520匆匆码了一篇

*新系列还没码好……土下座jpg.

*各位小天使520快乐wwww

交往后日常(三年级)

天祥院英智
他像是睡着了,柔顺的金发软软地贴着苍白的脸颊,纤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着。安静得只有呼吸声。你攥紧了手中的毛毯,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,生怕惊醒他的一场梦境。你小心翼翼地把毛毯盖到他身上,忍不住盯着他的脸看了许久。他却毫无征兆地睁开了眼睛,刚刚还枕着的手已经握住了你的手腕,他起身贴近了你的脸,漂亮的眉眼温柔地弯起。
——比起看我的睡颜,和我四目相对会更好吧?

朔间零
你用手抚着木板,轻轻敲了几下,里面传来了低沉沙哑的应答声。你于是后退了几步,看着他缓慢地推开木板,半撑着身子坐了起来。他的校服外套从肩上滑落了一半,他也没有要拉起来的意思,懒散地眯着猩红色的眼睛,向你招了招手。你顺从的走了过去,他在你走近时便亲昵地搂住了你的脖子,微卷的发梢刮过你的耳朵,贴于你发间的手意外的温暖。
——吾辈还很困哦,小姑娘就再陪吾辈睡一会儿吧。

仁兔成鸣
你缩在座椅阴凉的一角里,徒劳的举起手臂试图驱散热气,但马上又因劳累停了下来。他无奈地把手里的冰淇淋举到你的面前,你立即扑了上去,咬下了一大口冰淇淋。他叹了一声气,转而在你身边坐了下来。你欢呼雀跃的吃着冰淇淋,终于在吃掉一半时意识到他没有买他自己的份。你于是转头问他,他却忽然靠近,在你的刚刚舔舐的地方咬下一小口。
——很好吃哦,谢谢款待~

深海奏汰
你经过街道时,无意间瞥见了正可怜兮兮地蹲在路边的他。你眼角一抽,犹豫着要不要去问一下他在干嘛。他却先一步发现了你,异常高兴的扯住了你的袖子,闪闪发光的眼神让你有种你现在是他的救世主的错觉。你看见了他身后的大型鱼缸,大约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。你颇为无奈地蹲下来,手刀打在他柔软的发顶上。他像是要哭出来了,屯着水的眼睛紧紧地望着你。
——拜托了,就这『一次』~

鬼龙红郎
他把做好的和服递给你,让你穿上试试,便于他修改尺寸。你顺从的穿上,柔滑的布料手感很好,精致的绣纹看的出来他非常用心。你穿着和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,他不好意思的用手盖住了微红的脸,夸赞你穿起来很好看。你有些恶作剧的故意向他靠近,让他看看尺寸是否合适。他只好配合的查看着衣服的尺寸,把要修改的地方仔细的记住。他温厚的手握住了你的手腕,原本僵硬的表情缓和下来。
——小姑娘,等我修改好了,穿着这件衣服一起去夏日祭吧。

月永leo
他看起来心情很好,哼着歌在纸上写写画画,翘起的橙发小幅地晃动着。你微笑着在旁边看着他,坐的离他更近了一点,开始阅读他写下的音符。你一点一点的把乐谱哼了出来,快哼完时,他回过头来看着你,瘦削却有力的手握住你,与你十指相扣。你于是也轻轻地回握住他,他掌心的热度清晰的传递过来。他勾起了嘴角,接着把乐谱哼了下去。
——要一直在我身边哦,就算是我在作曲也不可以离开~♪

守泽千秋
他总是非常开朗啊,你这样想着,把手里的照片又翻过一张。你和他的合影映入你的眼帘,照片上他一如既往地笑得灿烂,经过锻炼的线条漂亮的手臂搂过你的肩。你微笑起来,继续翻看着,接下来的照片都是你们的合影,他和你一起度过的时光浮现于你
眼前。他忽然出现在你身后,从你手里抽走了一张照片,你一惊,忙想拿回,他却故意高高的举起照片,有力地牵住蹦跳着的你。
——我不是在吗,为什么要看照片?看我就好啦。

濑名泉
你深吸一口气,然后果断的向后退到了墙角。他挑了挑眉,大约是没想到你这么没出息。他带着胁迫的笑容走近你,向你伸出了手。然而你瞥了一眼他背后的诊所门口,又瑟缩着贴紧了墙。你小声地用眼神抗议,拒绝打针!拒绝吃药!他却装作没看到,蔚蓝色的眼睛里带着危险的怒气。你于是更害怕,转身正要跑时,忽然身体悬空。他搂住你的腰肢和双腿,把你整个人打横抱了起来。
——哈?我可没在关心你啊。生病了就好好看病啊,别给我添麻烦啊。

羽风薰
他把被水打湿的金发拢到脑后,又担心的看向你。你看着眼前越下越大的雨,皱起眉头懊恼着,早知道就应该带伞。他似乎看出了你的心思,无奈地揉了揉你的头,然后忽然冲进了雨里,你一时没反应过来,醒悟过来时,他已经不见身影。他很快就回来了,手里拿着一把伞,商标还没有摘掉。你气冲冲地要向他发火时,他却先一步将你背起,稳稳地把你护住,冲进了雨里。
——抱歉抱歉,我不想看到小蒲公英这么沮丧的样子啊,就先原谅我吧。

青叶纺
你没想到他也在天台,于是开门看见他的身影时惊了一下,手里的门重重关上。他听到声响,转过脸来。你不知所措地涨红了脸,想要拉门离开。他却先你一步阻止了你,温柔的笑容让人心安。他捋起耳旁被风吹起的头发,深邃的眼睛专注的看着你,缓缓地牵起了你的手。你像是被他吸引,再也无法迈开一步。他扶着栏杆,背对着夕阳,替你挡住了微寒的风。
——呐,就这样和我待一会儿,可以吗?

*相信大家发现了,有几个人不见了......因为在下明天月考...所以实在没时间写完...月考完会补回来...(啊...月考药丸...)
*这次可能有ooc......真的对不起......
*搞完这里开个新系列(ง •̀_•́)ง
*谢谢给我红心的小天使o(≧v≦)o

交往后日常(二年级)

*真·全员向

*希望可以让各位有心动的感觉。

冰鹰北斗
他认真地看着手上的书,漂亮的湛蓝色的眼睛凝视着字,骨节分明的手指握住笔抵在下颌,像是在思考。你忽然的转头似乎吓了他一跳,他手中的笔险些掉下来。你有些愧疚地为打断了他的思考道歉,却听见他轻轻叹了口气,那只好看的手伸了过来,揉了揉你的头,然后认真地望着你。
——我刚才是在走神,毕竟你就在我身边,我可没有你想象的定力那么好啊。




游木真
你穿着他为你挑选的衣服,询问他的意见 。他却在一瞬间怔住,然后慌慌张张的捂住了染红的脸。你不解地歪了歪头。他只好把手放下来,轻轻的推着你又向更衣室走去。你疑惑地回头问他是不是不好看。他的脸似乎更红了一点,碧绿的眸子在眼镜后躲躲闪闪,过了好一会儿才支支吾吾地开口。
——不是的,就是因为太好看了,所以才不让其他人看到啊。




明星昴流
你犹豫了很久,还是把手里的散钱换成了硬币,递给了他。他的眼睛立刻亮起来。啊——真好哄——你松了口气。你拉了拉他的手,示意他该走了。他于是站了起来,扑到了你的身上,毛茸茸的头发蹭着你的脸,脸上的笑容显示着他显而易见的好心情。
他终于要起身,却又忽然回首。
——呐,果然你最好啦~



伏见弓弦
你一直觉得他过于温和,毕竟你从未见过他对谁发火。但他现在确确实实地恼怒着,毫不留情的把那个刚刚还对你扬起匕首的男人的手腕往后折,你清晰的听见了骨头裂开的声音,那把匕首被他利落地踢掉,踩在脚下。他幽深的紫色瞳孔不带感情的盯着男人,嘴角扬起的笑容像是嘲讽。
——您很幸运啊,如果不是小姐在的话,就不只是现在这么简单了呢。




朔间凛月
他气呼呼地转过脸,没有理会你递过去的点心,柔软的黑发也不满地晃动着。你讨好地靠近,小声地为刚才因工作而无视他道着歉。你话还没说完忽然被一股力道拉到沙发上,他紧紧地把你拥在怀里,修长的手臂环过你的腰和肩膀,你的四周都是他的体温和气息,耳朵也被他的嘴唇贴住。
——道歉要有赔礼吧?那么,拿出点诚意来陪陪老爷爷吧~




鸣上岚
你发誓你是在亲眼确认了他的时间表之后才放心的熬到了十二点的。然而当你正歌颂着难得的自由时,你清晰地听见了门把手转动的声音。他沉着脸走了过来,修长的手指扣在了你面前的电脑上。你默默地低下头认错,不敢抬眼看他。他依旧沉默着,只是熄灭了房间的灯。黑暗里,你感觉到他从背后拥紧了你的腰。
——我不在就这样,妹妹真是不乖啊。绝对没有下次,明白吗?



神崎飒马
他认真地挥舞着手中的刀,黑紫色的长发随着他的动作划过漂亮的弧度。你扶着门框在房间外张望,想进去却又怕打扰他。他却忽然放下了刀,转身向你的方向走来。你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,只好僵硬的站在原地。他走到你身前,脸上似乎泛着红晕,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开口。
——殿下如果想看的话,光明正大的进来就好。在下觉得可以被您注视着,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呢。



衣更真绪
你完全没想到这个时间点学校还会有除了你之外的人在,所以当你撞进他的怀里时,着实吓了一跳,手里的资料斜斜地倒了下来。他忙伸手去接住了资料,又稳稳的扶住了你的肩。你的脸蓦地烧起来。他无奈的叹了口气,却忍不住又温柔地笑起来,悄悄地把你搂的更紧了一点。
——真是的,走路的时候要小心一点啊。不过,现在这样依靠着我也不错呢。



大神晃牙
他不耐烦的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,有些阴沉的脸色像是在催促着你快点挑好东西。你一边一担心他等得太久,一边却又犯起了难,在两件东西前摇摆不定,反而更难选择了。他看见了你急的快要哭出来的神情,于是踏着步子走了过来,安抚似得轻轻敲了敲你的额头。
——不用急啦,你慢慢来吧。本大爷多拎一会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

乙狩阿多尼斯
你吃力地抬着箱子,小步小步地向前挪动着,手上的重量却忽然变轻了。你看见他轻松地接过了你手上的东西,侧过头询问你要搬到哪里。你慌张地道着谢,忙走在他前面带路。你紧张地加快了脚步,又在快到时才惊觉你走的太快了。你担心的往后望去,他却已稳稳地站在了你面前。
——没关系的,我在。



影片mika
你要出门工作时,他正窝在沙发里,黑色的刘海略微挡住了他那双与众不同的眼睛,但并没有阻挡他看向你的视线。他似乎想开口说些什么,但又咬住了唇。你犹豫了好一阵子,终究还是走向了门口,正要开门时,却忽然感觉衣角被拉住。你回过头,看见他低着头,紧紧地攥着你的衣角,用力地手指骨节发白。
——已经很晚了,可不可以不要出去了?



逆先夏目
他澄澈的金黄色的眸子笑得眯了起来,明亮的红发划过你的额头。你有些恼火地瞪了他一眼,气呼呼的锤了一下他的肩。—怎么可以故意看我出洋相啊?!你这样想着,故意转过了身背对着他。他也没生气,笑着又倚在你的背上,轻柔地用手搂过你的肩膀,像撒娇一样蹭着你的耳廓。
——好啦,别生气啦,是我不好。但是啊,喜欢一个人,会想看到她的各种表情呢。



*土下座.jpg  对不起更新晚了......在下是苦逼住校党啊......
*谢谢上一篇给了我红心和评论的小天使们
(ง •̀_•́)ง
*如果不是写这篇我都快忘了弓弦会体术了......
*最后私心,有没有弓弦p来找我玩啊(´இ皿இ`)

交往后日常(一年级)

高峯翠
他明明前一秒还是阴沉郁闷的脸色,却在看到你的瞬间变成了浅浅的笑容。他整个人向你倚靠过来,凭借身高优势很轻易地把你抱在怀里,习惯性的把头伏在你的肩头,棕色的头发轻轻的蹭着你的脖颈,他的呼吸擦过你的耳边。
——学姐,充电中。

朱樱司
他轻轻交握住你的手,故意放慢了脚步与你并肩,一心一意地为和与你一起逛街感到高兴,似乎丝毫没有察觉自己很受女性欢迎这件事。你悄悄地握紧了他的手,他察觉到了你的动作,侧过头来向你微笑,紫色的眼瞳温柔地盈着笑意。他牵起了你的手,绅士般低下头亲吻你的手背。
——姐姐大人,我会一直在你身边。

葵日向
他笑眯眯地拿着一盒泡芙,要你选一个来吃。你盯着他的脸,想着绝对是他的恶作剧,于是犹豫不决的悬着手。他却捉住了你的手,笑得愈发厉害,翠绿的眼睛笑得眯了起来,勾起的嘴角显示出了他的好心情。他故意伏下身,贴近你的耳边。
——我是不会对学姐恶作剧的啦,放心选吧。

葵裕太
他从背后拥住了你,你想回头询问,却又被他的橙发挡住了视线,他闷闷的蹭着你的脸,过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,但又赌气似得把你抱的更紧,你们近的几乎可以听见彼此的心跳,他红着脸注视着你,认真地开口。
——练习的时候不要总是看着大哥,我也是会吃醋的。

紫之创
他小心翼翼地把手边的茶递给你,纤细而白皙的手指握住茶托的动作显得格外好看。香草茶发出令人安心的香气,你渐渐放松下来。他微笑着向你靠的更近了一点,让你可以倚在他的肩头,他的话语轻柔得像呢喃。
——学姐太辛苦了,偶尔休息一下也是必要的哦。

*之所以没写一年级的全员是因为我不忍心对剩下的小天使下手。(绝对不是我懒!)
*接下来二年级和三年级会写全员(ง •̀_•́)ง
*题目果然有点奇怪......
*谢谢观看www

【英杏】路

*谢谢上次给了我红心的小天使们( •̀∀•́ )
*又是抽不到五星的我(´இ皿இ`)
*HE保证。
*同样谢谢每个点进来的人。

1.
“在小杏眼里,我是什么呢?”
英智低沉的声音在杏耳边响起,他呼出的气息挠着杏的耳朵,她微不可见的颤了一下,把发红的脸别了过去。
——啊,是什么呢?
——梦之咲的皇帝陛下?手握大权的学生会会长?令人尊敬的前辈?抑或是……
——不不不,现在这样根本没办法思考吧?
杏窝在红茶部那张柔软的沙发里,眼前是英智贴近的容颜。英智的手扶在沙发背上,弯下腰来贴近了杏的脸,把杏环绕在在沙发上不得动弹。他身上的气息近距离的包裹着杏,杏甚至能闻到他由于长期卧床于医院而带上的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。
——啊啊……糟糕的姿势……
杏极力的避开英智的眼睛。“英智前辈是非常让人敬佩的人……无论是作为偶像还是学生会会长来说都很出色……”她不自觉的背着脑子里的标准答案。英智垂下眼帘,“小杏真的是这样认为的么?”他声线更低了,像是在失落,又带着一点怀疑。“前辈为什么要问这个?”杏鼓起勇气反问,“我并没有对前辈有不好的看法。”
长久的沉默。
英智慢慢的低下头来,“……我和其他人在小杏心里的地位也是一样的么?”
杏滞住了。
——是一样的么?
——不,是不一样的啊……
杏紧紧的咬住下唇,没有出声。
2.
——似乎没有见过3A的那位天祥院前辈呢。
杏经过三年级时,忽然萌生出这样的想法。
“啊,英智的话今天下午会来吧。”敬人皱了皱眉,“可以的话还是希望他不要勉强自己啊。”
——身体状况糟糕的前辈。
这就是杏对英智的最初的印象。在她见到他之后,更确定了这个想法。
苍白得几乎没有血色的脸,咳嗽的时候微微颤抖的肩,虚幻的近乎不真实的温柔笑颜。
——这就是他啊。
杏这样想着。
“抱歉,我现在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……”英智牵起嘴角苦笑了一下,“这次的梦幻祭……我可能不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他就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“前辈就好好修养吧。”杏的眉皱了起来,她担忧地伸出手想要拉起英智披在身上的毛毯。然而,当她的手真的靠近了她才发现自己的行为似乎过于亲昵。
——明明是第一次见面,太失礼了。
她于是有些尴尬的收回手,“前辈,外面风大进去坐吧。”英智却没有动,“小杏,刚才替我把毛毯拉上来也是可以的哦。”他如海水般湛蓝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杏,“我……并不排斥哦……小杏这种即使是对我也可以展现的温柔……”他站起身来,绅士地替她抵住门,让她也进来。杏一下子红了脸,“嗯……下次……我会替前辈把毛毯拉上去的……”言语不经思考便脱口而出,杏后知后觉地捂住嘴,“那个……我……”英智却轻声笑起来,“好啊,小杏要说到做到哦。”
——啊啊,是发自内心的笑啊。
杏忍不住也笑出声来,“嗯。前辈,我说到做到。”
3.
——什么时候开始留意那孩子的呢?
——她伸出手来想替自己拉毛毯那次?
——不,更早一点。
英智知道学院里来了个制作人,是他刚刚因为劳累过度而又一次进了病房里的事。
敬人一如既往地坚定回绝了英智要回学院上课的要求,“不行,你再怎么说,不行就是不行。”英智低下眼睑,“敬人还是那么严厉啊……”敬人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,“最近学院里来了个新人哦。”“嗯?这时候转学过来?”“不是偶像,是制作人。”“诶,学校开了新的科啊。”“是啊。而且是个女生。真是的,学院在想什么……”“女生?她很有能力吗?”“不,完全是个外行人,是个很普通的女生,对什么都一窍不通。”
“没问题吗?在这个学院里?”“那要看她自己了。”
——普通的女生。
——有点好奇啊。
再次听到她的名字时,大概过了一个星期了。
“amazing!我们的皇帝殿下怎么样了?没有我在果然很无聊吧?”涉一边兴高采烈地叫着,一边变出一枝玫瑰,“请您快点好起来吧!”“长毛!别再病房里大声嚷嚷!会长大人要静养!”桃李不满的抱怨着。“啊哈哈,抱歉抱歉!”“你倒是安静下来啊!”……
“实在是非常抱歉,打扰您休息了。”弓弦苦笑着向英智道歉。“没关系,这样更热闹。”英智温柔地笑起来,“我一个人的时候反而太安静了,这样就很好。”“嗯……能这么纵容他们的也就只有您和杏大人了吧。”弓弦无奈的叹了口气。“杏?”“啊,敬人大人应该和您提过的,是那位制作科的转校生。”“嗯,我记得。敬人说是普通的女孩子。”“是吗……杏大人的确很普通……但是,也很不寻常呢……”“不寻常?”“抱歉……妄议了……”“没关系,可以说给我听一下吗?”“唔……杏大人虽然对我们的专业一窍不通……但是,偶像科的诸位都和杏大人关系很好,杏大人也在很努力的学习各种东西……怎么说呢……杏大人会有一种让人想亲近她,依赖她的感觉呢……”“啊啊!那孩子很有意思哦!”涉似乎结束了与桃李的吵嘴,情绪高昂地过来插了一脚。“哈?!你上次的恶作剧过头了吧!奴隶二号可是差点吓晕过去了哦!”“呼哈哈~生活中充满惊吓嘛~”……两人又吵起来。“看起来,涉和桃李也很喜欢她呢。”“是啊。”“什么时候去见一次吧。”
——真好奇啊,转校生。
4.
“前辈,可以进来吗?”
“嗯,进来吧。”
杏小心翼翼地推开了房门。
“前辈没事吧……”
“我已经好很多了哦,小杏不用这么担心。”
杏揪住了裙摆,“前辈……明明身体这样了……为什么还是要参加梦幻祭呢……”英智滞了一下,“……小杏……”“我啊……真的很担心前辈啊……明明像第一次那样推掉就好了……为什么……”滑落下来的泪水打湿了杏的衣襟,“前辈……不要再这样胡来了……前辈倒下去的时候……我真的很害怕啊……万一……前辈真的……”“……对不起。”英智抬起手,温柔地替杏拭去了眼泪,“但是啊……我想和杏更多地呆在一起啊,不参加梦幻祭的话,就没办法见到小杏了啊……”英智轻轻的握住杏的手,修长白皙的手指叠在杏的手上,莫名的给了她安心的感觉,“小杏……总是很忙呢……即使如此……我也希望可以更多的见到你啊……哪怕是借工作之由……我也……”
杏完全呆住了。
“小杏,我……”
5.
自从上一次病房里的夺门而出,杏已经将近一个月没见过英智了。
并不是他没来上学,而是杏有意无意的对他进行着躲避。
——在害怕什么呢?
——害怕拒绝他?
——害怕自己的心意无法隐藏啊。
然而。
“杏学姐?我的包落在红茶部了……可是我还在打工……”
“我帮你去拿吧。”
“唔……真的非常抱歉……麻烦学姐了……”
“没关系的哟。”
——啊啊,是不是不应该答应呢……
——所谓怕什么来什么啊……
6.
——对小杏来说我是什么呢?
——和其他人一样吗?
见杏咬住下唇却并不说话,英智深深地叹了口气,“其实那天啊,杏已经猜到我要说什么了吧……”英智微微低下了头,漂亮的金色发丝只差一点点就会落到杏的脸上。“前辈……”“那么……请让我再说一遍吧……”英智从沙发上起身,“我喜欢杏,非常喜欢。哪怕我的生命只剩一点,为了小杏,我都会努力走下去。接下来的路,我想要和杏一起走,我想要陪小杏走过更长的人生。”
——前辈,太狡猾了。
——我果然……
“……前辈,我也喜欢你啊……哪怕跨过了那条线我果然还是……”
一瞬间的落在唇上的温和触感。
“啊啊,那么接下来请多多指教了。”英智伏在杏的颈边,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。
“嗯。要一起走下去啊前辈。”
7.
“前辈到底为什么会喜欢我呢?”
“可以说很多哦,要听吗?”
“诶……还是不要了……接下来的生活里再一点一点告诉我吧。”
“嗯。约好了哦~和毛毯那个一起~”
“啊?!前辈你为什么还记得啦!”

*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*可以给个小红心的话不胜感激~\(≧▽≦)/~

I'm Here(绪杏)

*请不要在意这个愚蠢的排版
*来自抽不到特工毛的怨念
*想发刀子却变成了HE
*谢谢点进来的人(>﹏<)

1.
        杏准时在7点醒过来,工作让她养成了准时的生物钟,即使今天是假期,她也无法改掉。她摸了摸身边的位置,是空的。她于是踩着拖鞋跑到了厨房,果然看见了他的身影。真绪穿着白色的围裙,专心致志的做着早餐。他听见了声响转过头来,“早上好。”他一如往昔地扬起嘴角,勾勒出一个温和的笑,“你可以多睡一会的。”“不用啦。”她走过来拉住他的衣摆,“今天我们出去吧。”“好。”他没问去哪里,只是用手揉了揉她的头,然后把她往洗手间方向轻轻推了推,“先去刷牙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呐,回学校看看吧?”杏咬着面包这样说到。“先吃完再说,小心噎到。”真绪皱了一下眉,盯着她把面包吞下去,才问道“学校怎么了么?”“唔,樱花树要砍掉了,说是要重修学校”杏不满的撇下嘴角。真绪滞了好一下,“居然要砍了么?”
“嗯……”“……很可惜呢……”“所以才要回去拍照啊,以后就看不到了哦。”“那么,趁着难得的假期,吃完早餐就去吧。”“好~”
        真绪牵着杏的手不疾不徐的走在街上,她认真的盯着脚边的积水,他无奈的轻轻拉了一下她的手,“不能踩下去哦,鞋子会湿的。”她有些赌气地收回脚,走得更快了一点。他在红绿灯扯住了她,她踉跄了两步,摔进了他怀里。他稳稳的接住了她,呼吸的气息萦绕在她耳边,撩得她耳朵发痒,“现在可是红灯哦。”他的声音颇为无奈,又有着抑住的笑意。她蓦地红了脸,“我知道!”她嘴硬的狡辩,从他怀里站了起来。他笑起来,没再揭穿她。川流不息的车穿过街道,她悄悄地把他的手抓的更紧了点。就要到绿灯了,她忽的焦虑起来,牢牢的盯着那盏闪烁的灯,咬了咬下唇。
        绿灯亮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杏忽然又后悔了,紧紧的拉着真绪的手,把步子放的迟缓而慎重,像是在逃避什么必须要面对的东西。真绪转过脸,“再不走快点就要红灯了哦。”她征住,“嗯。”她低低得答了一声,“走吧。”她上前了一点,和他并肩。
        一步。两步。
        两边的车辆还停着。
        三步。四步。
        对面的橱窗反射着光。
        五步。六步。
        转弯处骤然出现的晃眼的车灯,快得无法躲避的车速。
        杏骤然收缩的瞳孔和紧张的疼痛的心脏。
        温暖而熟悉的怀抱。
        真绪紧紧的抱住了她。
        她笑起来,用了最大的力气挣脱了他的怀抱,迎着车辆挡在了他的前方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不能再让你为我承受一次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她转过脸来向他做着嘴型。
        他仓皇的站了起来,想要冲过来护住她。
        她微笑着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一直分的清的,梦境和现实。”
        刺耳的撞击声和刹车声。
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。”
        她最后轻轻的说。
2.
为什么会想去看樱花树呢?
那一年,杏毕业。
她顺利的考上和真绪一样的大学,没了即将分离的担忧和痛哭流涕,她却仍悬着一颗心。
她想给自己对他三年的喜欢一个结局。
然而见到如约来到樱花树下的他时,她忽然又失去了勇气。
她支支吾吾,红着脸半天都没能顺利发出声音。
他却先开口了。
“我喜欢你很久了,可以和我交往吗?”
他认真的看着她,碧绿的眼里映着她的身影。
她呆住了,本应是自己的话从她喜欢了三年的人嘴里说出来,却毫无违和感。
“好,好的。”
她回过神来慌忙回答,脸上的温度简直像发了烧。
他听了她的回答忍不住笑起来,扬起的嘴角里溢满了温柔的笑意。
她紧张的想要逃跑,脚却牢牢的钉在原地。
她随机被轻轻的拥住,真绪线条分明的脸在她眼前逐渐放大,她一低头就可以看见他白皙的脖颈和精巧的锁骨,杏觉得她的脸又热了几分。
额头上忽然有了微凉的触感,真绪低下头问了他的额头。
穿过的风吹起了满天樱花。
她忽然希望时间可以停留在这一刻,永不前行。
3.
杏睁开了眼,没有预想中的疼痛。
果然是梦啊。她这样想着。
她轻轻的移动了一下头部,想看看她在哪。一抬眼就看到了真绪。她才发现自己刚刚是伏在他肩头的。
然后。
熟悉的校园。
熟悉的樱花树。
熟悉的人。
她的眼睛骤然酸痛起来,泪水尖锐地刺着她的眼睛,想要夺眶而出。
他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脊背,让她靠在自己肩上。
“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呢?”他问。
“一开始哦。”
“啊啊,亏我没发现呢。”他苦笑了一下,“那为什么不离开呢?”
“……你在这里啊……即使是梦……我也……”她哽咽起来,“……那时候是你保护了我哦……哪怕是梦……我也想赎一次罪啊……我也想替你承受一次啊……”她扯起一个完全不成样子的笑容。
他抬起手揉了揉她的头。
“我从来没怪过你哦。”他低沉的声线带着一如以往的安心感。
“……”她伸手拥住他。
“你该回去了。”他在她耳边呢喃。
“我一直在哦。”他低语“一直都在。”
她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。
“谢谢。”她说
谢谢你给我勇气,谢谢你一直都在。
4.
杏再次睁开眼睛。
从窗口照进来的和煦的阳光。
洁白的墙和被单。
真绪滞住的身影。
她笑了一下,然后落入了一个熟悉而温暖的怀抱里。
“你终于醒了。”真绪的声音沙哑低沉,带着疲惫但又抑制不住的喜悦,“我等了你很久了。”
“嗯。”她抬起手回抱了他,嘴角上扬,“我回来了。”
你还在,真好啊。

*谢谢看到这里的人。( •̀∀•́ )
*第一次发文很多不足,会努力改进(ง •̀_•́)ง
*喜欢的话求小红心(>_<)
*有一些情节没有写清楚,没看懂的欢迎来问